阿布鲁佐 巴西里卡塔 卡拉布里亚 坎帕尼亚 艾米利亚-罗马涅 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亚 拉齐奥 利古里亚 伦巴第 马尔凯 莫利塞 皮埃蒙特 普利亚 撒丁岛 西西里岛 托斯卡纳 特兰蒂诺-上阿迪杰 翁布里亚 瓦莱达奥斯塔 威尼托 Mappa Italia

世界文化遗产之 伦巴第


世界遗产之 阿达的克里斯匹


阿达的克里斯匹(Crespi d'Adda)位于意大利伦巴第地区的卡普里亚特•圣•赫瓦西奥城(Capriate San Gervasio)。由克里斯匹家族于19世纪和20世纪初于自家纺织工程旁边建立,其建立目的为安置工人及其家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5年将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称之为南欧保存完好的“公司城” (company towns)的著名典范。尽管受到现代社会经济和社会环境的变化的威胁,这些场所仍然保存完好,并部分用于工业。

这个村落体现了现代工业于意大利诞生时期最富代表性的建筑集群。它保留了原有的城市建筑风貌。阿达的克里斯匹位于伦巴第大区,阿达河(Adda)与布伦博河(Brembo)两河接壤形成的贝尔卡马斯卡半岛(Bergamasca)低地尽头的一个僻静位置。

克里斯匹是这座现代感十足的“理想工作城市”的创始人的姓氏。在这座“公司城”旁边曾经还有他们雄伟的城堡。

当时建立村落的想法由织布厂主人克里斯托弗•贝尼尼奥•克里斯匹(Cristoforo Benigno Crespi)和他的儿子希尔维奥•克里斯匹想出,其初衷为建立一个小型群居所,以显示厂主对工人和工人家属的权威与恩惠。

整个村落的发展是以工厂为轴心的。新中世纪风格的工厂有着装饰富丽堂皇的大门和高耸的烟囱。工厂旁边有主人雄伟的14世纪中世纪风格别墅。别墅还配有一个象征着克里斯匹家族权势的塔楼。工人住所的灵感来源于英国:工厂的东侧,约50座小房子沿街相连,以铁和砖来建筑,以陶器来装饰。每栋小房子都被果园和花园包围。

这里除了是基础设施及服务设施的先驱典范之外,还有当时先进的科学技术创新。比如爱迪生体系电力照明系统为生产工作和工人的日常生活都带来了很大便利。

村落成立于1878年,这里如今仍旧是工人们后裔的居住地。工厂也是直到2004年一直运作,经营棉纺织业。那些不满足于仅仅欣赏村落美景的游客们,还可以骑车或步行,由阿达的克里斯匹出发,踏上不同的精彩旅程。



世界遗产之 阿尔卑斯史前木排屋


阿尔卑斯史前木排屋(Siti palafitticoli preistorici attorno alle Alpi)是一系列位于阿尔卑斯山脉的111处考古遗址。这些古迹分布于瑞士,奥地利,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斯洛文尼亚,于2011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在这111处遗址中,19个分布在意大利境内5个不同的大区,其中伦巴第大区10个,威尼托大区4个,皮埃蒙特大区2个,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亚大区1个,特伦蒂诺上阿迪杰2个。

这些木排屋聚居点一般坐落于靠近湖泊或者潮湿的环境中,在意大利,这些地点主要分布于加尔达湖(Lago di Garda)和瓦雷泽湖(Lago di Varese)。

在伦巴第大区 ,更确切地说瓦雷泽湖,考古学家发现的最古老的桩住宅结构,可以追溯到早期新石器时代。同时最大的,包含30多个不同住宅的聚集地位于加尔达湖地区,沿河岸分布于附近的冰碛(冰川形成的)盆地。在特伦蒂诺 - 上阿迪杰的高山湖泊和皮埃蒙特的山洞里也分布着一些小型聚居地。

在意大利参观这些聚居地可以为对史前文化有兴趣的游客们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这些定居点被列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原因在于其完好的保存现状。这些考古遗址成为该地区的初期农业社会的研究最重要的素材来源之一。特别是,考古发现的意大利该区证明了这里从5000到公元前500年的史前堆积居住社区。这里不仅有土地和海洋资源,颇具欧洲的新石器时代和青铜器时代的代表性。

小屋本身结构令人惊奇:秸秆,木材,藤条等材质搭成的小屋由木制高跷支撑于湖泊、河流或湿地之上。小屋仿佛在水上漂浮,十分引人注目。聚居地展现了欧洲最早的农业社区面貌,活灵活现展示出当时人们的日常生活,农业畜牧业情况,甚至还展示出当时的科技发明。除了这些气势恢宏,令人回味的建筑,在聚居地中考古发现的,包括船只的碎片,切割,雕刻和凿等器物工具也记录了当地居民的日常活动。



世界遗产之 雷蒂亚铁路


雷蒂亚铁路(Ferrovia Retica)是一张山间铁路网,它穿过迷宫般的峡谷和山口,连接了意大利和瑞士。从阿尔布拉(Albula)至贝尔尼纳(Bernina)的铁路区段在200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科技与景观完美结合的例子,表现了在建筑和科技发展上的人类价值。”雷蒂亚铁路非常特殊,它建成于20世纪初,对山区的社会经济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使山区摆脱了交通不便与世隔绝的困境。雷蒂亚铁路有两条极为狭窄的线路,可谓是工程学、建筑学和管理学的无与伦比的杰作,它适应了复杂的地形,在原本不可翻越的群山间创造了通路。作为世界奇观之一,雷蒂亚铁路会给乘客带来壮丽的景色和深刻的震撼。

阿尔布拉-贝尔尼纳铁路保存完好,它是第三条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遗产的铁路线。这段铁路线跨越196座桥梁,55条隧道,周围旅游景点集中,风景优美,是成为著名的冬季运动地区。

雷蒂亚铁路在意大利境内的区段位于伦巴第大区(Lombardia)松德里奥省(Sondrio)蒂拉诺市(Tirano)。可在蒂拉诺的火车站搭乘火车,开启激动人心的铁路之旅。



世界遗产之 曼图亚和萨比奥内塔


魅力、艺术与历史使曼图亚和萨比奥内塔于2008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两座城市都是由贡扎加(Gonzaga)统治下发展为意大利乃至欧洲的文艺复兴中心并保留下其特性。

曼图亚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城市的改革,十五世纪与十六世纪之间的不断革新,包括城市排水系统,城市化和建筑改革。而萨比奥内塔则是以人文主义为核心概念的理想型城市。

位于伦巴第大区的东南部,靠近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和威尼托大区的接壤处。曼图亚(Mantova)被加索尔河的支流——明乔河(Fiume Mincio)形成的3个湖泊所环绕,地形呈半岛状突出。这座小镇历史悠久,据说公元前由埃特鲁里亚人建造,后被罗马帝国统治,接着进入了黑暗混沌的中世纪。13世纪时,曼图亚成为了自由都市,进入14世纪时,在贡扎加家族(Gonzaga)的统治下,迎来了繁荣时代,并逐渐成为艺术之都。城市的中心地带保存了许多历史建筑。想要在曼图亚感受文艺复兴的优雅与和谐,就必须在城中心的街道上走一走。

曼图亚拥有景色美丽的老街。沿着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大道向东走,就来到了百草广场(Piazza delle Erbe),广场上又13世纪的法理宫(Palazzo della Ragione)和圣安德烈亚大教堂(Basilica di Sant’Andrea )。法理宫在中世纪晚期是开展公共管理和司法的地方;圣安德烈亚大教堂建于15世纪下半叶,拥有许多珍贵的名画。在曼图亚必须参观的地方还有公爵宫(Palazzo Ducale),离百草广场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宫殿建于16世纪,由500各房间组成,内部装饰极为豪华,收藏了许多名家画作,让人叹为观止。在广场旁边还有一座15世纪的钟塔,大钟的刻度是罗马数字,还标注了星座、行星时、月亮日、恒星位置等指数。曼图亚大教堂(Duomo)又称圣彼得主教座堂(Cattedrale di San Pietro),这座建筑集不同风格的建筑元素于一体:罗曼式钟楼,哥特式右侧墙和18世纪新古典主义正面外墙。在城市东部,有一座掩映在郁郁葱葱之中的华美宫殿——特宫(Palazzo Te)。它是贡扎加家族为费德里科二世建造的行宫,在1524和1534年之间完成了建造。宫殿内部最引人注目的是因湿壁画而著名的巨人展厅(Sala dei Giganti)。

萨比奥内塔是一个价值不可估量的小城市,这座理想之城于16世纪中叶依照古典世界的典范建成。它的实现来自于维斯怕西亚诺•贡扎加(Vespasiano Gonzaga)的人文梦想。这位开明的王子同时也是维特鲁威的追随者,想要将城市建造为艺术文化之城,一个小型的雅典。然而不幸的是在他去世之后不就城市便开始衰落,人口迅速下降。万幸的是城中的古迹在几百年后安然无恙。

如今萨比奥内塔保留着城市建筑,星状墙壁包围着精妙的文艺复兴建筑。其中最著名的景点有通向维多利亚皇宫的大门, 阿尔米广场上的古人画廊,文森佐•斯卡莫奇(Vicenzo Scamozzi)设计的奥林匹克剧院内饰有(保罗•委罗内塞)Paolo Veronese的壁画, 圣母升天教堂, 公爵宫等等



世界遗产之 意大利伦巴第人遗址


意大利伦巴第人遗址在2011年被 UNESCO 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意大利伦巴第人遗址由7组重要建筑所组成,包括城堡、教堂、修道院等,分别位于意大利的弗留利(Friuli)、布雷西亚(Brescia)、卡斯特尔赛普里欧-托尔巴(Castelseprio - Torba)、斯波莱托(Spoleto)、坎佩洛南克里通诺(Campello Sul Clitunno)、贝内文托(Benevento)以及蒙特圣安杰洛(Monte San’Angelo)7座城市。这些建筑物代表着伦巴第人的高度成就。伦巴第人最初由北欧移居到意大利,公元6世纪至8世纪,他们曾统治过意大利的大片领土,并发展出属于自己的独特文化。伦巴第建筑结合了多种风格,吸收了古罗马、基督教、拜占庭及北欧日耳曼等多种元素和影响,标志着欧洲古代向中世纪的过渡。这一系列遗址见证了伦巴第在中世纪欧洲基督教精神与文化的发展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特别是对修道运动所给予的推进作用。

伦巴第人是日尔曼人的一支,起源于斯堪的那维亚南部。经过约4个世纪的民族迁徙,伦巴第人最后到达并占据了亚平宁半岛的北部。公元565年春天,阿尔博因继承其父奥多因的领袖地位,成为居住在多瑙河与亚得里亚海之间的伦巴第人的首领。568年,在来自亚洲的强大游牧民族阿瓦尔人的帮助下,阿尔博因领导自己的部落打败了另一支日耳曼部落日皮德人,建立伦巴第王国。直到公元774年,查理曼大帝击垮了伦巴第王国。



世界遗产之 圣乔治山与化石


圣乔治山,位于卢加诺湖的南边的金字塔形山脉,坐落于伦巴第大区和瑞士之间,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是考古科学站点,古生物研究基地。圣乔治山的意大利段于2010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山间岩石中富含丰富的化石资源,可以追溯到2.5亿年前。

圣乔治山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其他世界著名化石区域只包含陆地生物,而不包含海洋生物。引起科学界极大兴趣的不仅是这里存在海洋生物化石,还有就是在这里存在5种不同形态的化石,体现出气候变化和1500万年来的生物进化。

迄今为止样本数量达到2万1千余种,其中包括30种爬行动物,80种鱼类和100余种无脊柱动物。在化石中还有例如色雷斯龙的珍稀物种长达6米的骨骼,十分珍贵。很多发掘的化石都在意大利境内博物馆保存,比如贝萨诺和米兰的博物馆。




世界遗产之 卡莫尼卡谷地岩画


卡莫尼卡谷地岩画(Arte rupestre di Valcamonica)是第一个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意大利文化遗址(1979年)。卡莫尼卡谷地位于伦巴第大区,在东阿尔卑斯山脉间绵延九十公里,横跨了布莱西亚和贝加莫两省,山谷风景秀美。据拉丁文献记载,在铁器时代此处居住着一个名为 Camuni 的群族,卡莫尼卡山谷的名字便来源于这个群族。卡莫尼卡谷地拥有有一批最壮观的史前岩石雕刻群。在持续约8000年的历史中,岩石上刻满了约二十五万幅的符号和图案,时间跨度从中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红铜、青铜、铁器时代一直到古罗马、中世纪时期。岩画分布在山谷两侧岩壁超过2500块岩石上,这些图案描绘的主题是农业、航海、战争和魔法,讲述了史前先民生活习惯和服饰的演变。

这些岩画中有一些最古老的部分描绘了古代的动物,中石器时代和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部落的日常生活的重心便是游牧和捕猎。新石器时代人物形象和游牧元素的雕刻岩画则见证了最早期农耕技术的普及过程。在同一个时期出现了还有宗教元素。自红铜时代起,岩壁上的绘画便出现了关于车轮、马车、早期金属加工技术的内容。青铜时代,武器和武装队伍成为了岩画的最基本主题,描绘女性的岩画也终于开始出现。铁器时代,岩画的内容与 Camuni 群族紧密相关。古罗马时代是卡莫尼卡谷地岩画的衰落时期,然而到了中世纪,谷地岩画带着鲜明的天主教特色复苏了。

1909年,一位布莱西亚的地理学家首次将卡莫尼卡谷地岩画划分成不同的区域,包括8个主题公园。在卡莫尼卡谷地探险一番,真可谓是时空历史穿梭之旅。



世界遗产之 圣玛利亚感恩堂和最后的晚餐


圣玛利亚感恩堂,位于米兰的心脏地带,雄伟壮丽,是天主教的象征。与达芬奇更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最后的晚餐这幅壁画就保留在其餐厅中。教堂于198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它是文艺复兴时期主要建筑之一,是达芬奇最重要的杰作之一,也是人类创造天赋的代表。

汇集了重大政治,社会和经济事件,米兰对于意大利非常重要。在1460年,卡斯帕雷·维美卡特(Gaspare Vimercate)公爵,弗朗切斯科·斯福尔扎(Francesco Sforza)军事力量的首领,赠与多明我会一座以圣母像为壁画的小教堂,取名为“恩典”,于是多明我会的教徒将其修建为教堂, 也就是圣母感恩堂,同时也是一座修道院。

修建工作于1463年开始,由桂尼佛特·索拉里(Guiniforte Solari)规划及指导:修道院于1469年完工。后因卢多维克·斯福尔扎(Ludovico Sforza)想将其用为家族坟墓,又对教堂进行了修改。教堂于1482年完全竣工。多亏了伯拉孟特,修改工作使其结构显著扩大,增加了半环绕圆拱,石廊围绕的精致穹顶,美丽的后院和食堂。

教堂的完美结构以及修道院膳厅内莱昂纳多的名作《最后的晚餐》使圣母感恩堂成为了米兰文艺复兴的标志,展示着欧洲艺术史上一个人崭新的时代。教堂两侧各有7个方形小堂,除了左边最后一个献给圣母额小堂,其余均为索拉里修建。米兰的显赫家族要求继承小堂来安置家庭成员的坟墓,并委托当时最出色的艺术家来装点小堂。

名画《最后的晚餐》(L’ultima cena)是1492年米兰圣母玛利亚感恩修道院(Convento di Santa Maria delle Grazie)扩建时,在卢多维科公爵的资助下,由达芬奇在1494年至1497年间创作完成的。达芬奇并没有采用当时文艺复兴时期制作湿壁画的广泛做法,而是特意选择了干画法——蛋彩画法(在调色时加蛋黄及其他有机物),这种画法即使在画好之后还可以自由地对画面做更改和修饰,而且画面可以获得特殊的色彩效果。达芬奇当初的选择直至今天对作品的完善保存还有着重要意义。

尽管以圣餐为主题的作品常被用于修道院的用膳厅,尤其是佛罗伦萨地区,但是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却非常独特,带有极强的戏剧性。在耶稣告知门徒“你们中得一个将会出卖我”时,整幅画面展现了门徒惊愕和诧异的反应,这就是达芬奇精心研究的“心灵动态”。大师运用了精确的透视画面结构,仿佛晚餐就真的在这间用膳厅内,并通过画面中的窗子和现实环境里大厅的窗子,发挥了巧妙的光线效果。

达·芬奇不仅在绘画技艺上力求创新,在画面的布局上也别具新意。一直以来,画面布局都是耶稣弟子们坐成一排,耶稣独坐一端。达·芬奇却让十二门徒分坐于耶稣两边,耶稣孤寂地坐在中间,他的脸被身后明亮的窗户映照,显得庄严肃穆。背景强烈的对比让人们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于耶稣身上。耶稣旁边那些躁动的弟子们,动作强烈,展现出了列奥纳多观察和塑造各类人物的才能。同时,以基督为中心,他们被相当有序地组合成左右平衡的四组。巧妙的组合使他们获得了秩序的宁静。